李修文新书《诗来见我》:重返古诗词现场

发布时间:2021-06-23 20:03 点击:

我们中国人,无论身处何种境遇,总有一两句诗在等着我们,见证着我们,迟早要与他们重逢,指指点点。

王长岭、王伟、白居易

走过的地方和道路

何萍:今天李修文的新书《诗来找我》分享会,主语词比较复杂,前半句比较别扭——“以身体为器皿”,用以身为器,后半句为“返古诗境”。

中国古典诗歌近年来一直是热门话题。前几年,有一档火爆的综艺节目《中国诗歌大会》。 《诗来找我》中的“诗”是指中国古典诗歌和词句,其中可能有一些歌曲。它是在古典中国的场景中产生的一种独特的中国文学风格。那么“我”是一个单数的、单独的参考。请作者先谈谈这本书。

李修文:写这本书对我来说完全是个意外。我以前写不出小说,所以我去当编剧。编剧做的很失败,写了很多剧本,但实际上能拍出来的却寥寥无几。因为在中国,拍摄、投资、阵容……没有一个编剧说了算,文学背景对我们大多数电影来说似乎是不必要的。所以我一直处于一种困惑中。

但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另一个收获。特别是近十年来,我参演了很多农村戏曲、民国戏、革命戏。这些主题的环境往往是在贫困的农村,在王长岭、王维、白居易等古代人曾经走过的地方。而且在路上。当你发现自己置身其中时,这就是他们来到的地方,几千年来国家社会的进程并没有把我们变成另一种人。今天,我们可能仍处于这些诗歌诞生的一些障碍中。关键或机会。

诗歌 杜甫_杜甫诗歌_杜甫诗歌

所以我隐约想写这样一本书。做了一些准备,读了很多诗。最重要的机会是我来自武汉。本书三分之二的内容是在锁定期间完成的。因为封城,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做人的根本境地、责任和困境中。我觉得那些诗越来越明显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。

尤其是杜甫。到了中年,杜甫就变成了无处不在的细节。例如,当我在家停止做饭,朋友给我两捆青菜让我带回家时,我想起了他写的《新捶涮黄亮》,对这些诗越来越有重新认识。可以算是一个工具,一个帮助我渡过难关的武器。无论是新冠,还是“某某乱”,过去都不是新的,未来可能会遇到。无非是以不同的面目来到我们面前。我们真的需要学习如何应对灾难,如何在与灾难作斗争的过程中与自己相处。在某种程度上,我是从这个维度理解所谓的“物品永恒之物”。

写了这么多年的小说,读了这么多现当代的西方小说,为什么还能回到古意?古代是我挥之不去的一部分。 “花”、“雪”、“故乡”等词很多。过去的经验不太可能触及这些词。为什么我这次写了很多这样的话?因为它们是困难时期最真实、最感人的话语。比如每天晚上做视频和朋友喝酒的时候,写“酒永远无名”;例如,我楼下有一朵花。在此期间,它经常被消毒。它们可能在长大后立即死亡。 ,感触很深——“感慨时泪流满面”,还有一种债的感觉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写这样一本书或再写一个人有什么意义?它不是药,你不能帮助任何人。但我慢慢地理解和原谅了自己,也许在一个更长的历史维度,通过我的写作,去召唤一些可能的读者,去接近那些诗诞生的那些淡淡的瞬间,说不定会成为我们未来的对峙。一种艰辛和痛苦的方式。

被古典诗歌照亮

是个人经历还是经验

苏童:看了这本书前几篇文章的人,其实都能看出李修文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他是一个典型的深陷泥潭的人。记得有一次我去武汉,他听说我要来了,他还真是端着酒来见我。我们在酒店大堂喝酒,不知道聊了什么,就分手了。在这本书里,我觉得有李修文独特的气质、气质,还有他独特的温度。我认为他的写作有很高的体温。大家在《诗来见我》中都能感受到李修文的自豪,是“诗来见我”,而不是“我去看诗”。其实这本书的写作有一个规律,就是要用古典诗词来照亮。一定是他的亲身经历或经历,包括他的母亲,包括花草。

古典诗歌是我们中国精神生活的一部分,一部分走进了普通人的心中。只要你上过小学,一定会记住几个“李都”和白居易。去买花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,我喜欢矮牵牛。老板说“你喜欢这朵花,这个很便宜”,我说“我喜欢,但是很烦。一下雨,矮牵牛就变成秃头了。”老板娘对我说:“大哥,看你戴眼镜有文化。你没听说过‘夜里风雨,花落时知多少’?”晚上有风有雨,你必须把花搬进来。所以不要怪花,怪你,你没教养。”

上一篇:【知识点】关于月亮的诗句,你了解多少?

下一篇:【知识点】描写月亮的诗句,能有几多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