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秀华的家,一下多了许多造访者、媒体、官员、诗人

发布时间:2021-06-23 09:06 点击:

余秀华最近很火。

出生时,脑瘫在“摇晃”中慢慢成长,慢慢地写诗,只是为了写日记。 “石灰马”在遇到伯乐后走红。

2021 年 12 月,一场诗歌朗诵会在北京举行。湖北省钟祥市横店村村民、脑瘫患者余秀华在台上颤抖着背诵了她的诗《我的狗,叫小巫婆》。

不久后,“脑瘫诗人”余秀华的诗引起了热议。有人为她的诗叫好,有人为她的病同情地看着她…… 于秀华的家顿时吸引了更多的游客和媒体。 、官员、诗人。

余秀华很有耐心,一直在回答问题。她坐在院子里,躺在床上,走进田野。人们紧随其后。当他们问起时,她回答了。

她在朋友圈坦言,“阿姨只是在写自己的诗。” 40分钟后,她在博客中感谢遇到的人的热情鼓励。

她似乎比人们想象的要聪明得多。有时,它看起来像个孩子。

她的生活正在发生变化,但她似乎无动于衷。甚至,它很容易处理。

在喧嚣的另一边,她坚持要一个人待着。她说,丈夫和父母从来没有走进她的心里,更别说横店村的人了。互联网是她两个世界的分界线——坐在电脑前,她来到另一个世界,带着诗,她乖巧的咒骂和温暖的感谢;关掉电脑,扫地,割草,喂狗。

“我不能要求别人理解我,也许我这辈子没有人会理解我,有时我也无法理解自己。”

文/广州日报记者易畅

图片/广州日报记者廖学明

1月17日上午8点左右,湖北省钟祥市横店村,余秀华走出家门。走着走着,上身微微一颤,伸手抱住了来人。

“如果你问这个问题余秀华的流氓诗歌,你就是不懂诗”

自从《诗刊》发表她的诗歌并在北京为她举办朗诵会后,更多的游客、媒体、官员和诗人。这两天,家里最多来了近20人。

余秀华很有耐心,一直在回答问题。她坐在院子里,躺在床上,走进田野。人们紧随其后。当他们问起时,她回答了。

“哦,你真的没有幽默感。那些都是有说有笑的。”余修华用责备的语气说道。她读了一些文章,有的引用她的话“记者来了,兔子死了”。她觉得她的笑话被误解了。

有人问,“你为什么说你不想恋爱,只想做爱?”她转过脸,呼了口气,回答道:“问这个问题,你就是不懂诗。”

她似乎比人们想象的要聪明得多。有时,它看起来像个孩子。 1月18日下午4点左右,经过又一轮采访,她躺在床上,双脚垂在床沿上,喃喃自语:“好累。”她时不时地看看手机。

1月16日晚上,她在微信朋友圈说:“不管别人怎么说,嗯,奶奶阿姨自己写的诗,我也尽量写吧。” 40分钟后,她又在博文中,“谢谢路过我的每一个人,谢谢你们的热情鼓励。”

似乎她对这一切都很满意。

“我不甘心这样的命运”

午餐时,周金香坐在女儿于秀华旁边,她从锅里挑了一只猪脚。周金祥今年61岁。这几天,不管家里有多少客人,她都恭恭敬敬地为大家倒了一杯茶。

余秀华1岁会说话,“聪明”,但直到3岁,聪明的女儿还不能坐起来。平日里,她只能盖着被子躺着,说话含糊不清。流口水。直到5、6岁,我还不会走路。

于文海和周金香搂着她求医。他们还要求中医。他们“不流口水了”,但还是坐不起来。

8岁那年,余秀华和6岁的弟弟一起到村里上学。每天,于文海背着女儿上学,背着她放学回来。

10岁,二年级,余秀华开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也能走路上学,但要和弟弟一起。

小学毕业后,余秀华到附近的何纪中学校生活和学习。多年后,她对自己说:“……我不甘心这样的命运,我也不能忍受,但我所有的挣扎都失败了。我会用泼妇诅咒街道。当然,我是一个农妇……”

高考那一年,弟弟考了467分,余秀华考了420多分。弟弟继续读书,但家里不希望于修华继续读书。但余秀华不干了,吵着要去镇上读高中,“我自己去找校长余秀华的流氓诗歌,所以我又继续学习了。”

但高三开学没多久,余秀华就大喊大叫,不看书了。原来是中文考试。老师觉得她的字太丑,给0分。余秀华很生气,辍学回家了。她说她烧了课本。

上一篇:成名的梦与残忍的生活:余秀华是“流氓诗”

下一篇:余秀华的流氓诗歌 可以确定的就是她的精神是具有人文情怀的